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政要闻

有灾民称当初辽宁岫岩灾区不让上报

发表于:2016-12-13 16:21:57 来源:小兰姐姐 浏览量:0

 2012年8月初,台风“达维”过境辽宁,致辽宁鞍山市岫岩满族自治县受灾严重。据可查到的当地政府官方最后的通报显示,此次灾情致岫岩5人死亡、3人失踪。

 
4年多后,一份质疑当地瞒报“达维”台风致死人数的报道,将这座位于辽东半岛的小城岫岩,又卷入舆论旋涡。
 
12日下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赶赴岫岩调查。虽然灾情已经过去4年时间,但在受灾严重的村子,仍能见到灾后留下的印记。相当一部分倒塌的房屋废墟仍未清理。
 
在不少村民的记忆中,“达维”台风带来的灾情之惨重都是平生未见过的。据岫岩县偏岭镇居民关世强说,他因为工作需要,经常走访各村去给村民播放公益电影。据他了解,4年前那次受灾致死亡失踪人数绝不止官方通报的8人。
 
偏岭镇丰富村第二居民组村民鞠忠诚的妻子和嫂子没能躲过那次灾害,丧生在泥石流中。4年过去,遇难的地方仍保持灾难来袭的状态。 本文图片均来自 澎湃新闻记者 康宇
12日下午,澎湃新闻在偏岭镇丰富村第二居民组鞠忠诚家见到了一组人。
 
其中一名负责人自称是岫岩县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据他透露,12日上午岫岩县政府针对“瞒报”事件报道召开了紧急会议,会上决定成立4个工作组,由岫岩县民政局牵头,分头到岫岩下辖的偏岭镇、哈达碑镇、牧牛乡等地展开调查,核实当年灾情致死人数。
 
经岫岩县偏岭镇通往该镇下辖的丰富村路上,仍能见到多处因“8·4洪灾”受损倒塌的房屋。
 
“瞒报”事件也引起辽宁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辽宁省委、省政府责成鞍山市委立即组成调查组,查明事实真相。如情况属实,要倒查责任,严肃问责。
 
鞍山市委宣传部12日晚首次正式作出回应称:已成立调查组迅速展开深入彻底调查,并将在第一时间向媒体和社会公布调查处理结果。
 
台风过境
 
2012年,受台风“达维”影响,辽宁省8月3日至4日遭遇入汛以来最强降雨过程,多地出现致灾暴雨。
 
那场雨也是51岁的刘彦龙记忆里最大的一次降雨。刘彦龙家位于岫岩县偏岭镇丰富村第二居民组,他是这个小组的负责人,被村民称为“队长”。
 
刘彦龙记得,2012年8月3日白天开始,暴雨如注。距离他家门前只有数十米远的河水,随着雨越下越大而越涨越高。
 
“村里的书记、村主任都给我打电话,让我注意雨势,安排我们小组的村民离河水远一点,别出事。”刘彦龙对澎湃新闻回忆,3日当晚10点多,他又一次接到了时任丰富村党支部书记林长友的电话,提醒他注意组内群众的安全问题。
 
在刘彦龙的指挥安排下,丰富村第二居民组的村民多集中到离河水较远的、靠近山根处的房屋内。
 
刘彦龙觉得,这已经是当时能想到的最妥善的安排。然而,他没料到,虽然避免了被河水冲走的危险,却遭遇了他从未见过的泥石流险情。
 
偏岭镇丰富村第二居民组村民鞠忠诚指着一处堆满废弃生活品的房子说,他的媳妇就在这里被泥石流埋没。
 
“我们家后院的老朱头和他媳妇蹚着一腿泥摸爬到我家告诉我,山上滚石了。我们才赶紧从家里出来一起往安全地方跑。”那一夜,刘彦龙没有睡觉,也没地方可睡,他只希望组里的村民都能度过这一劫。
 
生死十秒
 
丰富村第二居民组村民鞠忠诚的妻子梁金凤和嫂子王兴珍没能躲过那次灾害,丧生在泥石流中。
 
她们妯娌两人遇难的地方就是鞠忠诚哥哥鞠忠义的房子。比起鞠忠诚家,鞠忠义的房子离汹涌的河水更远。“当时都后半夜了,4日(凌晨)3点多,我哥家屋子里有23口人避雨,后来泥石流来了,我媳妇和我嫂子没逃出来。
 
前后就10秒时间,俩人就没了,被埋泥里了。”鞠忠诚告诉澎湃新闻,哥哥家的房子至今仍保持着当晚受灾的场景,生活用品混乱地堆在一起。老屋门前是一大片凝固又裂开的黄色土块,无声记录着这个小村子数十年来遭遇过的最大一次磨难。
 
鞠忠诚指着距离这间老屋不过20米远的一个土堆说,“我媳妇和嫂子就埋在那里。”
 
12日下午,自称岫岩县政府派下来的工作组来到鞠忠诚家核实当年其家人遇难情况。
事后,鞠忠诚拿到了2万元钱,“他们(指村干部)说是我媳妇的安葬费。”这不是一笔能让鞠忠诚感到安慰的费用。中年丧妻,房子受损,他养的鸡一夜之间都没有了,接下来怎么生活,这一切都让鞠忠诚痛苦不堪。
 
他说自己找村干部哭诉过,也向偏岭镇的领导反映过,得到的却是一句“你爱上哪儿告上哪儿告去”。
 
鞠忠诚说,他后来才慢慢知道,那次台风过境带来的财产损失、人员伤亡远比他想象的严重。他当时不确切知道,自己遇难的媳妇和嫂子是否被政府部门工作人员计入到最后公布的“5人死亡、3人失踪”名单中。
 
就在两天前,央广新闻的记者突然造访他的家,向他了解当年家人遇难的真实情况。他才知道,当地涉嫌瞒报当年“达维”台风的致死人数。
 
“他们说当年就通报了5人死亡、3人失踪,光我们村就死了5个人,镇(偏岭镇)上另外两个村子也有死的,哈达碑(镇)、牧牛(乡)比我们这儿还严重。”鞠忠诚说。
 
偏岭镇王家堡村西隈子居民组居民李振涛(音)也向澎湃新闻证实,他的母亲满玉环在4年多前的洪灾中丧生,时年58岁。
 
“无名”孩童
 
央广新闻12日报道称,他们收到的一份岫岩“8·4洪灾”遇难者名单共列出38人,集中在岫岩县哈达碑镇、偏岭镇和牧牛乡。而经过一一走访调查,央广新闻记者核实了这份死亡名单中的27人信息,无论是姓名、年龄还是家庭住址均和实际一致。
 
据这份死亡名单显示,一个姓名栏被登记为“没起名”的3岁男童也在洪灾中丧生。12日晚,澎湃新闻辗转联系到了这名男童的父亲杨茂盛。
 
“8·4洪灾”中,偏岭镇丰富村的一个小学被毁。
 
事实上,这名男童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杨浩廷。今年38岁的杨茂盛对澎湃新闻回忆说,他在2012年8月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悲伤。
 
杨茂盛夫妻原本住在岫岩县偏岭镇荒沟村。其老丈人家在哈达碑镇瓦沟村房身居民组。杨茂盛因为做玉石打磨工作,经常在哈达碑镇的老丈人家居住。
 
2012年8月2日,他和媳妇带着3岁的儿子杨浩廷来到老丈人家。彼时,他媳妇又怀着身孕,即将临盆。
 
“我大儿子没救活,媳妇8月5日又生了一个男孩,我这两个孩子,就差一天,就一天,哥俩没能见到面儿。”4年过去,再次回忆起那次洪灾,杨茂盛仍觉得心痛。
 
在当时,杨茂盛根本没有迎接新生儿的喜悦。2012年8月6日,他将大儿子杨浩廷的遗体进行了火化。
 
“3号那天,雨越下越大,我们一家人就在我老丈人家的东屋唠嗑,孩子晚上9点多就去西屋睡觉了。4日凌晨2点多,我媳妇说累了,我们俩也去西屋准备睡觉。当时天都快亮了,我媳妇还让我把窗帘拉上。”杨茂盛说,刚拉完窗帘躺下,就听到“哗啦咔擦”的声音,“我当时心想完了,地震了,我们一家4口,算上肚里的孩子,都被埋了。”
 
杨茂盛和妻子高萍被赶来的邻居救出。高萍被紧急送往医院。
 
杨茂盛说,哈达碑镇政府工作人员当时给发放了2万元的安葬费,并告诉他们“不要往上报”。
 
2016年12月12日下午,时隔4年,他再次接到哈达碑镇政府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让他过去核实孩子在当年洪灾中的遇难情况。
 
最后的通报
 
一位当年多次进入重灾区采访“8·4洪灾”的鞍山当地记者向澎湃新闻透露,当年的受灾情况的确非常糟糕,“我们一名女同事家就在岫岩县牧牛乡的牧牛河边,侥幸躲过了洪水,她跟我们说,当时没有接到任何官方撤离通知,都是自救,她家房子最后就剩一面墙了。”这名鞍山本地媒体记者对澎湃新闻回忆。
 
澎湃新闻可查到的对“8·4洪灾”伤亡情况的通报是由鞍山市人民政府通过其官网于2012年8月6日发布的。
 
这份官方通报内容显示:“岫岩普遍受灾,灾情最重的为北部的偏岭镇、牧牛镇、大房身镇、哈达碑镇、石灰窑镇等5个乡镇,全县受灾人口近20万人,其中重灾人口11万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岫岩死亡5人、失踪3人、被困近400人,现正在组织抢险队伍和部队官兵进行解救。”
 
此后当地官方再没有披露过伤亡数字。
分享到:
编辑推荐
热点图片新闻
漯河新闻 - 民生动态 - 时政要闻- 部门动态  - 教育
中国地市新闻网联盟成员 搜狐地方联盟成员 本站邮箱lhcmww#163.com(把#换成@)
Copyright 2008-2018 (漯河传媒网) 版权所有 未经本网授权禁止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